翻页   夜间
酒馆小说网 > 嫡女重谋:粉妆携君临 > 第150章:番外二男人与丈夫的区别
  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jgxs.net
    一日,巧儿与慕朔吵架,非要闹着与上官卿谁一晚,在巧儿气冲冲的,带着通红的双眼跑过来时,上官卿一边安慰她,一边让慕白先去哄着笑笑与小胖去睡觉,而让慕朔留下来,等着她处理事情,而巧儿刚开始很是激动,一看到慕朔站在门边上,都开始大吵大闹,不管上官卿怎么说,怎么哄,连凶都用上了,还是不行,只会让巧儿哭得更凶,于是她走到慕朔身边,轻轻拍着他的肩膀,说着:“要不然你先出去吧,等我我将巧儿哄下来,等她平静了,你再进来,可以吗?”



    慕朔一直看着哭泣的巧儿,双眼没有离开一边,本来他想要一直陪在她身边,但是看现在的请款,他现在也只能按照上官卿说的去做,转身准备离开之后,他又在关门的时候停住了脚步,对巧儿说着:“巧儿别哭了太凶了,要不然明天起来的时候眼睛就会肿起来了。”



    而这句话是慕朔对巧儿很正常的关心,但是也不知道是那个字眼刺激到巧儿了,让她哭的很凶,将手上的东西,也不管是什么,拿起来就朝这边砸,叫着;“我才不需要你的关心,你走,你走,走!”



    在那个东西过来的时候,慕朔先一步挡在了上官卿的面前,忍着痛,转过身去看上官卿:“你没事吧?我也不知巧儿在生什么气,我从外面回到家时,她就已经哭起来,而小胖也是刚刚从外面贪玩回来,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所以姐……大小姐,还要麻烦你了。”慕朔一时心急,差点叫上官卿姐姐了,但幸好他噶口及时,才没有造成太大的失误。



    而上官卿看着慕朔消瘦的脸庞,笑着让他等等,从慕白的衣柜中拿出意见外衣让他先披着,“夜深了,外面凉。巧儿,我是看着办的,你就放心吧,不过我想要是可以的话,今晚你便给先跟慕白凑合一晚吧,我看巧儿现在的架势,没有一个晚上我估计也是劝不好的。”



    而慕朔却摇着头,拒绝了:“我要在这里等着她,我曾经答应过巧儿,无论她生多大的气,无论她生气跑到哪里,我都会一直跟着,一直等着,直到她气消。”



    看慕朔这样坚持,上官卿也不再说什么,笑着让他出去,关上门后,上官卿就赶紧走到巧儿身边,没有用手帕,那么讲究的给巧儿擦眼泪,而是直接用袖子给她擦着,劝说:“本来就不好看,现在这样再一哭,小心慕朔真的不要你了!”



    “啊!慕朔才不会这样呢!不会的!”上官卿的不要直接刺激到巧儿的神经,让她又开始大吵大闹起来。如果刚才上官卿只是将巧儿赶走慕朔额行为看做是小孩子脾气,那么现在她倒是真的在意巧儿的想法了。



    看着她一直在哭,也就不再说话,一直在她身边等着她哭完。而这个时候,慕白也将两个孩子给哄睡觉了,走回来时,看到慕朔在外面,便笑着说:“看来今晚你是要在这里过夜了?”慕白的口气里充满了嘲笑,但慕朔也没有平静的接受慕白的嘲笑,将刚才慕朔的重新更正一下,说着:“我想你刚才是说错了,不是我,而是我们。如果今晚巧儿不从这里出来的话,你也进不去的,不是吗?”

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慕白指着慕朔,又转身指着里面,觉得这慕朔自从叫了他姐夫之后,是越来越没有大小了,也开始学会调侃他了,但是听着里面不断传来巧儿的哭声,慕白怎么觉得这一次,慕朔倒是做错事情了,上下打量他,问着:“你今天是不是做错事情了?”



    “我还是跟以往一样,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,也没遇上什么人,怎么可能会做错事情?”慕朔也搞不清楚巧儿这是为了什么,明明他很安分的生活,按照她的意思,每三天才碰一次剑,每五天才练半天的剑术,他已经这样听话了,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做错事情了。



    而慕白对慕朔这样低层次的觉悟,还是觉得不行,听着巧儿着凄凉的哭声,他便开始将他所有对上官卿的招数都说出来给慕朔听。



    于是一扇门,门内门外,都开始了不同的教导。



    在巧儿终于停下哭泣之后,上官卿也拿了许多水给她喝下之后,看到她平复了心情,才开始问着:“你是不是又听到什么?所以我刚才说那样的话你才那样激动?”对于巧儿来说,现在的生活很幸福,有儿子、有丈夫的、两个人都很是听话,上官卿也实在是想不出能有什么事情能够让巧儿如此大哭大闹的。



    而巧儿也没有别扭的不说话,只是因为哭泣的是啊金太久,她说话的声音很是嘶哑,但是她还是想向上官卿倾诉,她呆呆的躺在上官卿的怀里,说着:“大小姐,你说我是不是不好看了,我今天去河边洗衣服的时候,无意之间听到那些未出嫁的姑娘在谈论慕朔还有我,说慕朔那英俊的样子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公子哥,而她一看就是一个小丫头,现在慕朔带着我生活在这里,完全是因为慕朔的家人不允许,所以我们便逃出来。你说,我真的有那么差吗?”



    上官卿笑着,她就知道会是这个样子,她轻轻拍打着巧儿的肩膀一一给她解释:“第一呢,能够这样说你的,一定是最近新搬过来的人,一定不是村子里其他的邻居,巧儿你要知道有些事情,像这样的话,都是因为不了解,或者是她们的嫉妒,还有她们不懂,所有才有这样的话说出来,你要知道慕朔对你的心意一直都是一样的,从来不曾改变过的,不就可以了;第二,你都是个孩子的娘亲,还跟那么小姑娘计较什么,你要知道现在你是慕朔的娘子,也是他孩子的娘亲,如果你听得不舒服,就应该直接冲上去与她们对峙,要不然就是给她们一巴掌,让她们再乱说话,反正你身后有慕朔给你撑腰,不用担心别人报复;第三呢,你……”



    “还有第三?”巧儿从来没有想过大小姐也会有说这样话的一天,她想着便笑着问道,“大小姐您是不是常常遇上这样的事情啊,那您有何姑爷说过吗?”



    上官卿笑着点着巧儿的额头,说:“还大小姐,姑爷的?”现在上官卿要给巧儿纠正遮掩的称呼,“这都多少年了,要我说了多少次你才会改掉这个称呼啊!现在你就叫我姐姐,叫慕白姐夫就行了!”



    而巧儿却挠着头,说:“习惯了,怎么改都改不掉,一着急就给忘了。”可是就算是这样,巧儿还是关心刚才的问题,“姐姐你倒是说说啊,是不是啊,那呢有何姐夫说过吗?”



    上官卿看巧儿的心思究竟还是年轻,有些事情还是想的太多,便跟她说说她自己的事情:“我当然也会遇上了,你要知道优秀有才华的男人到哪里都会吸引别的女子的注意力,但是有一点巧儿你要记得了,你才是这个优秀男人的娘子,也是他们孩子的娘亲,如果有人伤害你,有人让你哭泣,了,你的丈夫会第一时间站起来为你出头,你只要抱着这样的念想就可以了!”



    “是吗?”巧儿还是不太详相信,于是想问的更清楚些,“所以姐姐你是没有做过你刚才说的第二件事吗?”



    “什么第二……”上官刚想问是什么,却想起来刚才她说的第二个是给那些女子一个巴掌,会做得好对峙,她尴尬的摸着鼻子,看巧儿好奇脸上带着的笑容,她也不怕巧儿笑话,便大方的点着头,承诺的说着:“是啊,我做了!”



    “哇,大小姐您……”



    “嘘!”上官卿赶紧捂着巧儿的嘴巴,担心她说的太多,让门外的两个人都听到。巧儿意识到外面有人在,也主动收了声音,兴奋的问着:“姐姐从前我都是以为你从来不做这样粗鲁的事情的,没想到您也会有这样的一天啊!”这下子,巧儿的心倒是平衡多了,像上官卿这样的人也会这样,而她现在只是大哭大闹,并没有做出太出格的事情,她觉得她还是挺大方的。



    而上官卿瞧着巧儿的神情,不需要多想便知道她的想法,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,坐在床边上,说: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可是巧儿你不觉得我那样的做法更加直接吗,不用自己给自己找罪受,我的丈夫我凭什么要别人的话憋在心里那么久,我没有让慕朔直接给她们一个教训已经很不错,我还要憋着,你不辛苦吗?还有看你那一双通红的眼睛,我怎么觉得,等你明早醒来的时候就会后悔你今晚做了多让你自己后悔的决定了!”



    上官卿与巧儿不同,有些事情做了就不生气了,不生气,自然这件事情也不用带回家,影响她与慕白之间的感情,不过如果遇上一个厉害的狠角色,上官卿也是不会介意让慕白亲自动手的。



    “姐姐,你说的对,我觉得我以后也要这样做!”被上官卿说通的巧儿互相笑了起来。



    而上官卿看到巧儿笑了,心里的石头也算是放下去了,将床上的一件外衣给巧儿披上之后,带着她开门去,正好迎上走过来的慕朔与慕白,她笑着将巧儿叫到慕朔的手上,说:“她没事,不过你回去之后也别问她发生了什么,这些都是我们女人之间的秘密,你们男人还是少参与的比较好。”



    慕朔虽然很好奇巧儿究竟是因为什么变成这样,但是既然上官卿这样说了,巧儿也对他笑了,他也就听话的点着,带着巧儿回去了。



    进了房间,躺在床上的慕白与上官卿互相笑着。



    而这件事过后没两天,黄昏时分,上官卿与慕白在做法,笑笑在院子里玩耍,便听到隔壁传来巧儿求饶的声音。



    “慕朔,丈夫,相公,我错了,我真的知道错了,你可不可以不要生气了?”



    “错了?你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吗?”



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上官卿与慕白听到这样的声音,都以为巧儿与慕朔之间发生什么事情,上官卿便匆忙从怀里掏出一些银子给笑笑,对她说:“笑笑,你不是一直嚷嚷着想要吃糖葫芦的吗,现在娘亲给你这些钱,你带着哥哥一同去买,好不好?”



    慕卿笑笑着将银子收好,便出门叫着小胖,然后拉着他便笔直的朝着外面跑。上官卿看着小胖与笑笑都离开了,便跟慕白一同去了隔壁。



    刚刚走到巧儿与慕朔家的门外,就看到巧儿一直拉着慕朔的手,求饶的样子:“我真的知道错了,大不了下一次我一定不打那些女子,好吗?”



    “巧儿,我现在说的是这些问题吗?你就不能知道我在意的是什么吗?”



    慕朔刚才听到河边有声音,便赶过去,却看到巧儿一个人与三个女人对打的样子,幸好那些女人都是没有武功的,但是这也不是慕朔能够原谅巧儿的原因。



    巧儿也知道慕朔的意思,但是他现在对她吼着,她的脾气也上来了,说着:“我当然知道你是心疼我了,但是你知道我为何要喝那几个女人打架吗?你在冲我发火的时候,就没有想过我的心情吗?”



    “我……你……哎……”



    慕朔觉得巧儿就是他今生的克星,总有法子制止他,明明是她做错了,她总有理由。



    而一直在门外的上官卿与慕白还准备进去劝说的呢,现在听到这个份上,也大概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。



    慕白笑着拉着上官卿向回走,问着:“巧儿打架的法子是你教的吧?”



    而上官卿却否认道:“怎么可能?我那么温柔、和善的一个女子怎么会教巧儿打架,慕白你还真的会说笑呢!”



    “是吗?”慕白嘴角的笑容有几分是双钢琴看不到的意思。



    其实对于上官卿打架的事情,慕白是知情的,不过他想看着上官卿会什么事情和他坦白,所以他也就一直没有说,不过他想着,可能这件事情,上官卿一辈子都不会告诉他吧,反正在这个村子里,与没有女子可能打得过盛怒之中的上官卿,有时候盛怒的她,连他都害怕,她怎么可能还会有向他哭诉告状的一天呢!



    “今天的天气真好啊!”

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

    “我们再要个孩子吧!”



    “好啊!”上官卿还没有反应过来,等她反应过来时,也给了慕白一个词,“滚!”



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